您所在的位置:首 页 > 面肌痉挛 > 案例 >

误信“秘方”脸遭毁容,“显微血管减压术”治

病例资料:徐丽萍(化名),女,38岁,中学教师。4年前不知是什么原因左眼皮开始不自主跳动,俗语“左眼跳财...”,也没太在意,以为跳几天就好了。可是,一周后眼皮仍然跳动,到学校医务室拿了些药,吃了也没见好转。去城里医院看病,医生诊断为风寒导致面肌功能障碍,开了些药吃吃看。但半年后嘴角也开始抽动,而且越来越厉害,严重影响工作。这时在外地工作的丈夫有了新欢,嫌弃她,最后离婚了,再加上周围的人也笑话她,自觉没法见人。出门用纱巾遮住脸,总低着头,生怕别人看见。到市场买菜时也不敢抬头,甚至有陌生人看见后说她“没正形”、“有毛病”。

放弃工作求医治疗,误信“秘方”脸遭毁容

自从有了“眼跳脸动”的毛病,几年下来,一向性格开朗的她,逐渐变得抑郁寡欢,不愿出门,几乎断绝了和所有朋友的交往,她变得自闭抑郁。有一天,她到单位领工资签名,不曾想,越想看清楚表格内数字,眼皮跳得越厉害。由于没法看清表格,就这样她拿起笔又放下,反复4次都没有写上一个字,旁边的人也等着签字领工资,只好让同事代签。也有个别人开始窃窃私语,她听后眼泪刷地流了下来,跑回家里大哭了一场。因为不能正常完成教学工作,正处在事业黄金期,她无奈向学校申请办理了病退,在家靠病休的基本工资生活。几年来四处求医,曾进行多种治疗尝试。有人说电针灸可以治疗,她就去做电针针灸,电针扎在脸上疼痛难忍,2个月的针灸治疗花了一笔不小的开支,不但没见到效果,面部抽动明显加重;她找过几家医院的中医治疗,吃掉的中药足足能装几麻袋;她还贴过一种据说是祖传妙方的药膏,用了一个月,由于药膏损伤皮肤,导致面部留下永久性疤痕。病没有治好,还毁容了。这使她痛苦不堪,觉得无法再活下去,几次动了轻生的念头,但为了孩子,她还是痛苦地坚持生活着。

遇名医“显微血管减压术”治好“眼皮跳”

徐丽萍虽然经历了曲折的求医路,但她并没有放弃治疗,生活的信念一直支撑她继续寻名医。他相信在科技发达的今天,他的病一定能得到有效治疗。后来在一个微信朋友圈看到北京航空总医院王晓松大夫给一位患者面积痉挛的介绍,电话联系了这位朋友。经病友介绍,徐丽萍预约后来到北京航空总医院,在门诊见到了正在出诊的王晓松医生,王晓松大夫经检查诊断为“病理性面肌痉挛”,由于患病时间较长,且做过了多种治疗,面部有损伤,治疗有难度。于是收入住院进行规范治疗。
王晓松大夫会同著名神经外科专家陈国强教授会诊并研究治疗方案,采用“显微血管减压术”,由王晓松大夫主刀,陈国强教授做手术指导,手术后面部完全恢复正常,住院观察一周后复查,眼部脸部功能恢复正常,出院回家。半年后,她恢复工作,重新走上讲台。她专程到北京将锦旗和鲜花送到航空总医院,并用一句“航空总医院给了我新生!”,表达了由衷的感激之情。

推荐文章
权威专家
便民服务
医院健康热线:

010-68661618

医院门诊时间:

8:00~17:00

医院地址:

北京市安外北苑路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