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首 页 > 颅内感染 >

潘医生参与的9958公益意愿共同救助脑瘫患儿行动

中国医科大学航空总医院的门诊楼,病人与家属摩肩接踵,等待区的长椅上,挤满了各种焦急、担忧、茫然的目光,各地口音在大厅里形成混响,诊室外,家庭的命运等待着被召唤。轮椅与匆忙的脚步交错,装在袋子里新鲜的CT胶片硬挺挺地,不似它的主人那样已在时间里不再硬朗。在北京的各大医院,都是这般景象,分毫不差。
 
向咨询台询问潘医生的科室在什么地方,几个护士面面相觑,翻了翻出诊表,仍有些支吾。忽然想起,潘医生所在的新病区三天前才刚成立,这里大抵是还没来得及更新信息。连忙拨通潘医生电话,他喊我们稍等,亲自来接。
潘栋超医师
约莫三分钟后,熟悉的笑容出现在我们身旁。同样熟悉的还有他的装束,深绿色“刷手服”,黑白相间的洞洞鞋,用他的话说,这样穿着方便,常常一天要做几台手术,省去了换衣服的麻烦。镜片背后那双眼睛里写着疲惫,整个人倒和上次在巴彦淖尔见面时完全一样。
 
“昨天去外地讲课,回家就已经凌晨一点多了,两点多钟才睡下。”他笑着说,言语的轻松似乎已经掩盖了工作的忙碌,但在他的脸上,分明看出了远超年龄的皮肤衰老,虽然我从未问过他的年龄。
 
十年多外科医生的从业经历,潘医生对自己的职业选择和工作状态十分满意。
从上海交大毕业后,潘医生三次面试北京某所医院,但因某些原因终未如愿,但他并未因此气馁,后来能够留在北京,命运还是给了这位意气风发的医科生一些垂青。听到这些往事,是在9958巴彦淖尔大病义诊活动时中午吃饭的间隙,当地一个朋友知道他对某些食物过敏,专门送了午餐过来,他把午餐和故事一同拿出来与我们分享,即使是谈起不那么顺利的过往,从他缓缓的语气中,也难听出情绪的波动。他说话的方式,一向如此。
 
说到外科医生,会让人想起华佗为关羽刮骨疗伤的故事,外科学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古人类时期,但现代外科手术的发展,仅仅两百年左右的时间。最初,麻醉、消毒、抗菌等手段并未出现,外科医生作为“生命终结者”无奈出现,随着技术和手段的成熟,外科医生真正成为“生命拯救者”,近百年里医学的进步,让人类的平均寿命延长了四十多年。
 
潘栋超医师手术
 
即使是在如今手术手段和技术十分发达的条件下,对外科医生的要求也还是极高的,除了要有足够严谨的态度外,丰富的临床经验和精湛的技术更加关键。一场手术,从几十分钟到几个小时,手术台上进行着时间和生命的赛跑,所谓崇高与神圣的职业,不过是面对另一个生命时,所需要担负起的耐心与责任。推开手术室的门,谁都期盼是生命的重逢。
 
穿过一段廊桥,到达了潘医生的任职的科室。在一座老楼的二层,新制作的简介牌上写着“神经外七科”的字样,7月1日正式成立新科室的隶属于神经外科中心,也成为该中心的第七个专业病区——“头颈神经外科病区”。

2019年,潘医生已经参加过三场9958救助中心组织的大病贫困儿童义诊筛查活动,在四川筠连遇到的一对双胞胎,让他至今印象深刻。上中学的两姐妹,都是痉挛性脑瘫,但智力正常,在潘医生面前,她们神情自若地讲着自己的病情,就如同讲别人的故事那样,这让潘医生深受触动,他觉得,作为一个孩子,却能坦然接受这些事,是承担了怎样的压力,听完她们的故事,让潘医生很想为她们做一场手术,改变她们的身体现状。事实上,每一站义诊,他都能听到类似的故事。
 
因为脑瘫孩子多,义诊中,潘医生是医疗专家中最忙碌的人之一,但他每次都会说,收获很大,他与9958救助中心的合作,从9958成立之初就已经开始了。
潘医生去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脑瘫患儿家中探访
 
潘医生去内蒙古乌拉特中旗脑瘫患儿家中探访
 
早在上学时,他就想成为一名“无国界医生”,虽然这个愿望没能实现,但他心中从未放下对于公益事业的热情。他将参加义诊之后的经历和见闻讲给院领导,希望能够帮助那些脑瘫的患儿,没想到,医院给了他极大的支持,于是“神外七科”成立,除了治疗脑瘫的孩子,科室也加入了儿童肿瘤诊治的部分,这对医生的要求更高,他坦言,压力更大,责任也更大了些。
 
忙碌的工作带来的势必是对于家庭亏欠,刚上班一年,潘医生就因为成天加班跟家人产生过一些矛盾,妻子说:“你必须想办法解决。”最后,这样的问题他仍无法解决,却得到了来自于妻子和家人的理解与支持。
 
如今,每周有三四天他都无法回家,他最想念的,是即将满七个月的孩子,因为长时间不见,有时候回去之后,孩子对他十分陌生。每每说到孩子,潘医生的言语神情中都充满了骄傲,记得在巴彦淖尔探访的路上,他给我们看妻子发给他的视频,那时候孩子半岁,学会了爬,给我们展示之后,他自己在那里反复看了好几次。
 
贵州遵义义诊中,潘医生为脑瘫患儿做检查
贵州遵义义诊中,潘医生为脑瘫患儿做检查
 
“做医生这样一个职业,势必要放弃一些什么。对于孩子,我只是想成为孩子的行为榜样,不让孩子感到失望。”在潘医生身边,有许多热衷于公益事业的人,在这些朋友的身上,他也看到了榜样的力量。

最近,我国第一部以医生视角系统展现人类与疾病做斗争的科学纪录片——《手术两百年》得到各界赞赏,片中有一句话这样讲:“医学实际是人类善良情感的一种表达。”潘医生也说,每个医科生当年填报志愿时,也都怀着对于投身医学的崇高敬意。
 
但一个人的善良,不是因为他从事什么样的职业,而是一种在成长中不自觉的心理表达。如果翻看潘医生的朋友圈,会发现他对于职业和家庭的爱,即使他从未用过“爱”这个字眼。你也会发现他有多喜欢狗,他对于动物的那种善让人觉得,如果不当医生,他也会成为国际动物保护组织的一员。
 
潘栋超医师义诊
 
“世界上总有那么一些角落,它们是被人们遗忘的,但是,被遗忘并不代表我们要就此忽略它们。”潘医生如是说道。现在,潘医生正在积极联系身边的有参与公益意愿的同行们,共同加入到对于那些脑瘫孩子的帮助中来。
 
访谈结束后,潘医生笑着说:“如果顺利的话,今晚九点多手术就都能结束。”他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了。(转载自9958儿童紧急救助)

航空总医院神经外科
潘栋超硕士 主治医师
 
推荐文章
权威专家
便民服务
医院健康热线:

010-68661618

医院门诊时间:

8:00~17:00

医院地址:

北京市安外北苑路3号